情暖发热留观病房---记抗疫一线的心理科姐妹们

发布时间:2020/2/28 15:29:33来源:护理部浏览次数:1322 次

  近几日泪点有点低,中午一姑娘下班,脱掉防护服准备洗澡时,我过去想帮她看看热水器够不够热。在仅有2平方米的洗漱间里,她背对着我,一边洗手一边说:“护士长,每次看到你站在玻璃门前看着我们不舍的样子,我都不敢看你。”我本想说:“是啊,每次看着你们全副武装走进病房的背影都令我百感交集”,可是我什么也没说,立马转身离开,因为我不想让她看到早已溢出眼眶的泪水,在那一瞬间,我发现人与人之间,心是可以有连接的,爱并不需要说出来,无言亦是爱。

 

发热留观病房的工作照

 

   由于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工作的需要,我们心理科的病房被临时征用改建为发热留观病房。当时,大家都意识到一场极其凶险而又不可避免的战斗,近在咫尺,我们虽然畏惧,但毅然迎难而上。病房改建的第三天晚上,即2月16日星期日晚上六点三十分,我正在准备晚餐,菜炒到一半,突然接到感染科陈文娜护士长的电话,说急诊科有三个病人等着收入发热留观病房,那一刻我有点蒙,因为病房改建还未完工,很多物品还没来得及归整。但疫情就是命令,容不得半点迟疑。于是我迅速关煤气、换衣服、叫滴滴。等车期间给自己买了一瓶牛奶、一块蛋糕在车上吃,同时在群里发了一个信息:“刚接到通知,病房今晚就要收病人,能够回去帮忙的美女,回去帮收拾东西。”当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科室的时候,看到已经有人在等,大家看到我便都围过来问“护士长,需要怎么收拾,你说,我们马上!”仅半小时,所有人员全部到位。直到10点钟我才知道除了两个小年轻吃过晚餐,还有我在车上吃了蛋糕,其他人都还空着肚子,其实我并没有要求大家都回来,但是看到大家这么齐心,我的心里觉得暖暖的。

 

   是临时紧急通知,大家都没有做好准备,两个小年轻自告奋勇,“老师们都没有吃饭,今晚我们先来打头阵,我们准备好了。”就这样在老师们的协助下,两个小年轻穿好防护服,在所有姐姐们的目送下,两个弱小的逆行者背影坚定地穿过两重玻璃门,然后回头打了一个OK的手势,意思是请大家放心。但是哪有这么容易放心,那天晚上急诊同时转来三个病人,其中一个老年患者休克、血压、血氧都测不出,经过一个晚上的折腾,早上病人终于清醒,血压、血氧恢复。因为病人病情重,家属急躁,意见特别大,一直嚷着要投诉。第二天核酸结果出来准备联系转科的时候,家属一直追问我们的当班护士,“昨晚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因为害怕遭投诉,护士不敢说,但是熬不住家属一直追问,于是弱弱地问一句:“你们为什么要问呢?”家属说:“昨晚那个小姑娘一直忙上忙下地替我们着急,我要表扬她。这几天我们从雷州辗转了几家医院,就觉得你们科是最温暖,我们也知道你们这没有急救设备,但是看到你们那么尽心尽力就觉得踏实,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是希望留在这里治疗。”最后为了病人的安全,我们还是建议他转科。一个晚上10个小时,一个穿着防护服,一个穿着隔离衣,就算坐10个小时都够呛,何况整个晚上一刻钟都不能停。事后我听到两个小可爱当天晚上最温馨最心酸的一段对话。因为事先不知道要上班,小姑娘的晚餐像以往一样喝了很多汤,晚上12点钟,刚毕业的小姑娘秋平说:“洋洋姐,我尿急”。我们的“洋洋姐”虽然只是比她早4年毕业,但很有师姐范地说:“很急吗?如果不是,先憋着。”就这样,为了不浪费一件隔离衣,小姑娘这一憋就憋到了第二天早上七点下班。


 姐妹们的日常聊天

 

  刚接到疫情命令的时候,我试着在群里问大家有没有困难,1小时内全科12名护士回复完毕说没有困难。果真没有困难吗?12名护士中除了三个小年轻,其他都是年轻妈妈,其中不少是二胎妈妈,有2个护士孩子仅一岁,有2个孩子才三岁。比起繁重的工作任务和担心自己被感染,她们更放心不下的是孩子,是家人。想起几天前代表心理支持小组电话问候第一梯队的护士,有一位护士说出了大家的心声,她说:“我上班虽然辛苦,但是最煎熬的是想孩子,每天最怕的是打电话回家。”我偶尔看到她们朋友圈的互动,发现她们也和我一样整夜整夜的失眠。但即使如此,我们依然要负重前行,正如一位同事的爱人在前往武汉前线时说的一样“我们不是英雄,我们是职责所在。”

 

 

 看了姐妹们的朋友圈泪崩 

 

   作为护士姐妹们的家长,我感到日夜担忧,而这种担忧,叫做他们担忧,你就要替他们担忧,忧其所忧,亦忧其所不忧。面对全新的挑战,除了要理顺工作流程,更需要帮助她们尽快适应这种高压的工作状态。总希望自己能多操心一点,多做一点,好让大家的负担少一点。病房从紧急筹建到运转,每天都觉得身心疲惫。今天下班我终于在小区门口狠狠地摔了一跤,手掌和膝盖锥心的疼,换作平时我会觉得非常尴尬,然后立马爬起来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可今天的我非常脆弱,多么希望有个人扶我一把。然而疫情当前,大家都在响应号召宅在家里不出门,路上行人寥寥无几,更加没有人会注意到我。

 

  病毒无情人有情,患难时刻显真情。平时心理科姐妹们都不爱表白,但是非常省心,护士虽少,可当护士长十几年我从来没有为排班犯过愁。这些天,更感觉自己被爱包围了。因为担心她们会恐慌,每天忙完日常的工作,吃完午饭就会等姑娘们交接班,检查接班的她们防护装备是否穿戴好,目送她们拖着厚重的防护服穿过两重冰冷的玻璃门进入污染区。然后等待下班的姑娘洗澡、吃饭,听她们诉诉苦,希望她们把恐惧和疲惫都留下来,轻轻松松回酒店休息。我不曾想即使肩负高强度工作的她们还是留意到了力不从心咬牙坚持的自己,一姑娘说“护士长,您这些天太辛苦了,我们私底下商量好了,我们休息的人中午轮流来换您休息,中午您睡一下。”另一位姑娘给我留言说:“护士长,我住的近,有什么需要做的,我随时可以回来。”还有一个在休病假的姑娘说:“护士长,看到大家这么辛苦,我申请回去上班。”有一天中午实在太困了,吃完饭和她们说一声就回值班室(更衣室)睡了,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两点半了,这时候才发现一点钟下班的两个姑娘因为怕吵醒我,在外面干等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就是为了让我睡个踏实的午觉……,当你把一份爱分给大家,她们每个人得到的只是很少很少的一点,但是你收到的却是满满的回馈。

 

   和平年代,疫情就是战场,感恩疫情当前涌现出的一批批抗疫战士,就像科里的姐妹花们那样——我们有所畏惧,但是从不退缩!愿疫情早日结束,医护人员早日与家人团聚,我们将继续在岗位上守卫人民的健康。(文/图  精神心理科叶小清)

版权所有 © 2012 广东医学院附属医院护理部网站 地址:广东省湛江市霞山区人民大道南57号 邮编:524001

苏ICP备10088150号 技术支持:湛江奥博网络